第12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夏璇吸了口气,长长地吐出来,柔声说:“你把它放到地上,然后转过来,看着我,抱我。”

  厉净凉不为所动地执起夏璇的手,将热水塞给她,疏离道:“夏小姐,你为我做这一切的目的大家都已经很清楚了,我的时间宝贵,就不陪你扮家家酒了,说主题吧。”

  “我有什么目的。”夏璇薄唇开合,淡漠地问道。

  “你的目的只有你最清楚,我最清楚的是,我不喜欢被人利用,或成为谁的垫脚石。”

  厉净凉第一次对夏璇露出几乎冷如三九寒冬的笑容,这样的他令她无法说出否认的话。

  “叶昕是你父亲,他与梁吟结婚,康雨受不了打击去世,那之后你失踪,现在又回来,你想复仇。”他望向夜中的海,规律的海cháo,悦耳的cháo声,连带着人的心境似乎都超然了,“你一开始只是想借我的手除掉他,顺便给叶铭心添堵,后来又觉得我不好对付,想改为跟我合作,获取某些利益,所以让我的司机带你去墓地,透露那些消息给我。”

  夏璇忽然笑出声来,厉净凉注视着她,她转过头与他对视,两人四目相对片刻,她随手将热水杯扔到沙滩上,踮起脚尖勾住他的脖子,深深地吻了上去。

  厉净凉笔直地站在那,不迁就也不抗拒,她吻他便配合,两人缠绵片刻,她后撤身子,人却不离开,依旧(fqxs)挂在他身上,胸口的柔软贴着他jing瘦有力的胸膛,他听见她在他耳边说:“宝贝儿,你还漏说了一项,我不但想要跟你合作,让你当我的骑士,我还想……得到你。”

  以前,云若舟追求夏璇,夏璇迟迟不答应,除了因为父亲变得不相信男人之外,还有一个很大的因素,是因为她看不出云若舟之于她的价值。

  他在娱乐圈的确地位崇高,能帮她快速红起来,可这样的价值还没有大到让她心悦诚服。

  夏璇是个非常挑剔和有野心的女人,她受过多少磨难,胃口就有多大,放眼整个圈里圈外,只有眼前这个聪明到离谱的男人,只有他厉净凉,才能让她心甘情愿地委身于他。

  ☆、第10章

  想要得到厉净凉的人有多少?

  不计其数。里面可能还得包括一部分男人。

  夏璇其实想不到自己有什么引以为傲的资本,除了这副还算漂亮的外貌。但她唯一值得骄傲的地方,却是厉净凉从来不在意并且也不缺的东西。

  美貌,他要是真在意这个的话直接回家照镜子不就行了?

  雄雄壮志里隐藏着似有若无的自卑与无措,夏璇趴在他肩上,感受着他的温度,尽管江城已即将步入十一月,海风有那么冷,可他身上却那样温暖。

  他的肩膀很宽阔,靠在上面让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安心。她想,一个男人的价值不但取决于他的成就,更取决于他的肩膀可以扛下多少责任,这些责任的价值又有多少。

  片刻,厉净凉gān燥温暖的手慢慢搭在了她纤细的腰间,她微微一震,像感应到什么一样抬起头与他对视,他微垂眼睑,jing致冷俊的五官在夜幕中仿佛发着光。

  “夏璇,我很忙。”

  他说着,毫不留情地推开了她,她踩着高跟鞋朝后退了一步,软软的沙土差点让她摔倒。

  夏璇有些láng狈地稳住身子,双手紧握成拳,拳头无意识地颤抖着。

  “我知道。”她抿着唇qiáng笑道,“你当然很忙。”

  厉净凉朝前一步,帮她拉了拉快要滑掉的西装外套,靠近她耳边柔声说道:“既然知道,就不要再想着从我这耍什么花招,有需要你的地方我会通知你,在那以外,装作彼此不认识吧。”说到这他略顿,低头望着她丰润的唇瓣,慢慢吻了一下。

  ……这算什么,打一棒子再给一甜枣?

 

章节目录